<var id="hddft"><strike id="hddft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ddft"><video id="hddft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hddft"></var>
<cite id="hddft"></cite>
<cite id="hddft"></cite>
<cite id="hddft"><video id="hddft"><menuitem id="hddft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hddft"><dl id="hddft"></dl></var>
<var id="hddft"><strike id="hddft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ddft"><video id="hddf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hddft"><video id="hddft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hddft"></cite><var id="hddft"></var>

綏棱新媒體

用戶登錄

首頁

首頁

資訊

查看

神綜歸位,實力演繹段子的高級境界

2019-11-13/ 綏棱新媒體/ 查看: 214/ 評論: 10

摘要雙十一剛過,我就深刻體會到一個詞的含義:精致窮。什么是“精致窮”?當“經濟”與“欲望”無法匹配時,為
北京國丹醫院 http://www.88995799.com

雙十一剛過,我就深刻體會到一個詞的含義:

精致窮。

什么是“精致窮”?

當“經濟”與“欲望”無法匹配時,為了追求所謂的“精致”,而花去大部分、甚至所有的錢去消費(比如雙十一瘋狂剁手的一些人)。

結果“花時一時爽,還錢火葬場”。

一句話解釋:活得精致,窮得明白。

好巧,《奇葩說》第六季在雙十一之前,就推出了一道關于“精致窮”的辯題。

老奇葩詹青云站正方,認為有錯。

我們不是在為喜歡的東西買單,而是在為“精致”這個概念買單,“是因為有一個聲音不停地在用流量和網紅告訴我們,這就叫精致”。

張口閉口“精致的豬豬女孩”,有意無意地跟風買買買。

可我們最后購買的東西,真的是我們最初想要選擇的嗎?

我們購買的,也許是一個個商家為我們制造的“假象”。

精致的定義在于流量、網紅、商家,可是榜樣真的在讀書、榜樣真的在跑步,這些都需要時間的積累;而商家們在乎的不是時間,在乎的是你瞬間提升又瞬間破滅的那一個瞬間,那一種轉瞬即逝的爽感。

當最初購物的沖動過去,你會發現,你買的書也許已經因為被墊在泡面下被弄臟,你買的球鞋穿過一兩次就被擠到了鞋架最里面,你買的相機早已成為最貴的那個裝飾品......

同款讓你覺得靠近了榜樣,活出了精致。

可真實情況是別人真的有在一步步實踐與積累,而我們只是從普通人變成了擁有榜樣同款的...窮人。

什么時候我們覺得離精致的距離很近?下單的那一瞬間。

這一場辯論,據說阻止了很多人在雙十一“剁手”。

看,走過了第五季的低谷,《奇葩說》在第六季又有了點兒曾經的意思。

《奇葩說》第六季豆瓣評分

這個將傳統辯論與脫口秀結合起來,將辯論的學術性、思想性與綜藝節目的平民化、娛樂化自然結合的綜藝,已經來到第六季。

插一句:綜N代實在是太難了!

口碑下滑、用戶流失等綜N代面臨的尷尬處境,《奇葩說》也未能幸免。

當然,是在第六季之前。

小王還記得,當初第五季開播前,節目組還整了一個《Givemefive》的宣傳片,給自己做過一個“病號”的隱喻短片。

頗有些“破罐子破摔”的感覺。

而最后“結局”,也讓人看得心灰意冷——前四季的豆瓣評分分別為9.1、8.5、8.7、7.8,《奇葩說5》則直接滑落至7.4。

好在,第六季終于掰回來了。

這一季,導師也要親自帶隊下場辯論?。?!

不僅是老奇葩要加入1V1的生存戰,連黃執中、肖驍、邱晨這三位BBKing也重新被扔回起點。

我們看到的,不再是老奇葩作壁上觀,新奇葩菜雞互啄那般沒意思的辯論了。

神仙打架,專業與娛樂平衡,段子與觀點齊飛。

不信,請看我最愛的兩段辯論——

第一處,是程思博和詹青云的1V1。

辯題如下:每個人都可以按鍵復活一位最愛的人,你支持嗎?

正方:支持。

反方:不支持。

詹青云,這位老奇葩大家應該都不陌生了。

哈佛大學法學博士、知名辯手、律師,做過記者,寫過專欄,體育、經濟、文藝樣樣精通。

央視網評價她說:“詹青云說話慢條斯理、擲地有聲,具備超強心理素質,是一位溫柔的辯者?!?/strong>

程思博,巴黎第十一大學應用數學專業在讀博士生,還在貝爾實驗室實習,研究方向是人工智能。

貝爾實驗室什么概念?一個15人9次獲得諾貝爾獎的機構。

這兩人的辯論,用實力告訴我們,什么叫“知識就是力量”!

程思博持正方。

他很聰明,從科技和人文兩方面入手。

先把“復活”這個看似不切實際的腦洞,轉換成了“展望科技的未來發展”。

畢竟,在人類歷史發展進程中,確實有類似的例子。

這個腦洞曾經是青霉素,現在是器官移植,明天可能是基因工程,在不久的將來,怎么就不可能是“一鍵復活”呢?

也許在現在的我們看來,“一鍵復活”是不可實現的,但也許在以后,只是一個小手術而已。今天我們不反對器官移植,那為什么要反對復活按鈕呢?

從未來的角度看現在,如同站在現在看過去一樣:你曾以為遙不可及的,都有可能近在咫尺。

這,是從科技出發。

既然是沖著女神來的,那自然是知道女神的套路的。

說完科技,程思博又把“人文”搬了出來。

他表示,稀缺的科技永遠繞不過的爭議,就是貴。他精準地抓住辯題中“每個人”三個字,即復活不再是某個人的特權,而是人人平等。

多么聰明!

他先告訴你,復活是可行的,再誘惑你,“每個人”都可以。

邏輯縝密,合情合理,無法反駁。

我就問,這按鈕要是放你面前,你按不按???!

這怎么反駁?簡直毫無破綻嘛~

換我上去,我估計只能送他四個字:你說得對!

可惜他的對手,是詹青云。

詹青云直接擺出三點,就打破困局:

第一點,你說“復活”是科技之光,但我告訴你這其實是政策。

當復活人的權利回到人的手中,死人是復活了,活人卻要面對難以承受的責任和壓力。

愛的人那么多,我該復活誰?

我復活了你,但是我一次次永遠地“殺死”了別人。

如果永生是好的,為什么這個政策逼迫每個人去做選擇?

第二點,死亡不再是我們的宿命,而成了某些人的責任。

如果我的復活權掌握在別人手里,人就沒有了單身的權利。

不結婚,不然沒人復活你,你會死。

爸爸媽媽問孩子,你更愛誰?以前是鬧著玩,現在是保命。

我和你媽同時掉在水里你先救誰,以前當玩笑,現在呢?

你以為自己復活是以愛的名義,但決定生死的愛,最終也會壓垮你。

第三點,貧富分化會造成生死分化,生死分化會進一步造成貧富分化。

已經站在資源頂端的階級,他們長生不死,一代一代地保有和發展財富、資源、權力,并且是以愛的名義。

兩個人你來我往,針尖對麥芒,竟讓我想起了當初詹青云和陳銘的那一場,著實精彩。

結果詹青云以4票的優勢勝出。

第二處,就是將禮單送上熱搜的“名畫與貓”。

辯題如下:美術館著火了,一幅名畫和一只貓,只能救一個,你救誰?

正方:救畫。

反方:救貓。

正方一辯是詹青云,反方一辯是傅首爾。到了開杠環節,一向淡定的詹青云竟然差點被胡攪蠻纏的傅首爾帶偏,兩個人發揮得都一般。

接下來,票數較少的反方二辯許吉如上場了。

她是唯一一個以新奇葩的身份擔任領隊的人,清華法學院法律本科畢業后,去了哈佛肯尼迪政府學院讀了碩士,真·美女學霸。

她一上場,就拋出兩個觀點。

藝術本身就是看見人、關注人、關注生命本身。如果你真的尊重藝術,就應該救那只貓。“你救那只貓,捍衛的才是藝術的意義。

在名畫面前,貓是弱者。如果你不去拯救弱者,當你成了弱者,沒有人救你怎么辦?“萬一,我是那只貓呢?

這一問,剛好給正方二辯黃執中捉到把柄。

畫沒法兒哀嚎,沒法兒呼救,比起貓來更為脆弱。

“萬一,你是那副畫呢?”

接著他還構建了一個“遠方的哭聲”的論點。

他舉了個例子。

說他一個當老師的朋友在教授學生朱自清的《背影》時,懵懂的學生因不知“父親”努力彎下肥胖的身軀撿橘子的傷感,反而大笑“胖子撿橘子”?!靶『⒉欢?,是因為他們認知有限,聽不見遙遠的哭聲?!?/p>

“人的同理心和不忍心是有范圍的,而它范圍的大小,跟你對這個世界的認識的高低很有關系?!?/p>

簡而言之,他認為如果你選擇救貓,就是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很有限,你的層次比較低,“所以才聽不到遙遠的哭聲?!?/p>

而開杠環節更是步步緊逼,就差對著許吉如說,你們聽不到遠方的哭聲“是因為你們有點LOW”了。

怎么辦,感覺有被冒犯到。

還好接下來出場的是李誕。

李誕從三方面對黃執中進行了駁斥,而且拆解非常好看——

第一點,黃執中聊藝術的價值,李誕則說“藝術的價值就是活在人們心中,而生命的價值就是活著?!?/p>

“藝術品的價值都是人們賦予的,哪幅名畫故事越多越有價值,還有什么比燒掉更好的故事?”

“蒙娜麗莎燒了,為什么燒了,是救了一只小貓,啊,直擊心臟,這樣的故事達芬奇聽了都會流眼淚?。?!”

藝術、文化,都是虛的,普通人更應該在意的,不過是眼前的事物。

第二點,救貓是對自我道德的救贖,而后與之朝夕相處的時光,它是一座指引自己去做個好人的燈塔。

一只貓死在大火中,我們不會去報道它。

因為這件事,沒有“新聞價值”。

可是,在大火里的人,他會一輩子記得那只向他求救、卻被放棄的貓。

他可能會抑郁、會報復社會,而這一切都不會有人關心。

個體的價值大小不該由其社會地位決定,而個體的感受,也不應該被忽略。

第三點,總想犧牲“小”去拯救“大”的人,是空談者,是把個人理想凌駕于他人基本權利之上的道德縱火犯。

李誕反駁“遙遠的哭聲”,一針見血:

“近處的哭音都不管,管得了遙遠的哭聲嗎?”

“為了想象中的遙遠的哭聲,就要把活生生的身邊的生命犧牲掉了?”

“歷史的經驗一再證明,為了一些所謂宏偉的事業,不計后果犧牲別人的,才頻頻讓我們這個世界陷入大火!”

犧牲貓而去救畫,變成理想主義者宏大敘事背后,可能帶來的個體犧牲。

古往今來那些勇于犧牲別人的大人物,誰又不是打著為天下人的旗號,為著自己呢?

太高明了!

最后李誕贏了黃執中41票,雖然反方還是輸了。

不要覺得氣餒或者憤怒,這很正常。

況且,李誕的說法就是對的嗎?

如果是的話,那么那些前仆后繼犧牲自己、揭露真相,用他們的無私讓我們看清這個世界,讓壞人得到懲治的記者的犧牲,就沒有意義嗎?

如果是的話,那么當我們得知巴黎圣母院起火時,為自己還沒有看見這世間瑰寶而生出的惋惜,又是從何而來呢?

如果是的話,那么那些一部部為了揭露侵略者惡行,而不得不撕開或者慰安婦自愿揭開傷口的電影,它們就不該存在嗎?

辯論非黑即白,人生卻并不是如此,人性也不是。

究竟是救貓還是救畫,只在于選擇的那個人心里的利益訴求,是否被那副畫撼動。

即使你當下說得斬釘截鐵,事情真的發生時,做出的選擇還是未知的。

就像李誕說的,辯論時的觀點也許你不贊同,可能說的那個人自己都不贊同,他們只是在認真的辯論罷了。

當你真的處于那個環境時,無論你選擇了畫還是貓,要相信,你都是做了一件好事呀~

目前看到第四期,我覺得《奇葩說》真的又活過來了。

回到最初的舞臺,每一道辯題都與我們息息相關,所以每一次爭辯都在重演大家的掙扎,也在無形中幫助我們理清混亂的思路。

在這些百花齊放的觀點里,你總能找到自己曾經那個最新奇的想法。我想,我又要開始追了~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收藏 分享 邀請
上一篇:暫無

最新評論

返回頂部
2019官方买彩票的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