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hddft"><strike id="hddft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ddft"><video id="hddft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hddft"></var>
<cite id="hddft"></cite>
<cite id="hddft"></cite>
<cite id="hddft"><video id="hddft"><menuitem id="hddft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hddft"><dl id="hddft"></dl></var>
<var id="hddft"><strike id="hddft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ddft"><video id="hddft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hddft"><video id="hddft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hddft"></cite><var id="hddft"></var>

綏棱新媒體

用戶登錄

首頁

首頁

資訊

查看

黛玉為何會有“風霜刀劍嚴相逼”的感受?

2019-11-12/ 綏棱新媒體/ 查看: 214/ 評論: 10

摘要紅樓一夢,終生難醒紅樓夢賞析持續重酬征稿中……,詳情點擊征稿文:張黎明原創首發:紅樓夢賞析(ID:hlm364

紅樓一夢,終生難醒

紅樓夢賞析持續重酬征稿中……,

詳情點擊征稿

文:張黎明原創首發:紅樓夢賞析(ID:hlm364)

黛玉是大觀園中最出眾的詩人,按說,以她十來歲的青春年紀,應該多寫歌唱美好時光、抒發心中理想的詩詞,然而她卻在第二十七回寫下了感嘆身世、悲凄無比的《葬花詞》。這首詩以花自喻,訴說了自己寄居賈府、陷于孤立無援的處境,其中如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風刀霜劍嚴相逼”等句子,反映了她所遭受的巨大的痛苦和煎熬。

認真讀《紅樓夢》的朋友們大約會奇怪,黛玉雖說是父母雙亡而寄居賈府,但上有賈母這樣至高無上的人物呵護著,下有一大幫丫鬟、婆子悉心伺候著,吃穿用度與賈府其他姑娘沒有什么差別,應該說無人敢慢待她、欺負她,怎么她還很不滿足,竟然會有“風刀霜劍嚴相逼”這樣凄慘的感受呢?她心里到底有什么難以言說的苦楚呢?

先看看黛玉初到賈府時遇到的情景。

當時黛玉風塵仆仆、遠道而來,在與賈母等一大批親戚見面之后,賈母命人帶黛玉“去見兩個母舅”。兩個母舅一個是榮府長房賈赦,另一個是二房賈政,都是榮府中地位顯赫的男主人,也是黛玉母親賈敏的親哥哥。

按常情,妹妹英年早逝,黛玉作為留下的骨血,如今千里迢迢投奔舅家,舅舅無論如何都是應該見一見的。然而出人意料的是,黛玉遠道投奔賈府,現在專門去拜見母舅,意味著期待兩位母舅對自己寄居一事表示認可,誰料結果卻是大舅避而不見,二舅不見蹤影,想想她會是一種什么樣的心理感受呢?

兩位舅舅如果能見到其中的一位,對于黛玉來說也算是一種安慰,偏偏兩位舅舅都見不到,這樣的事就端端讓黛玉給碰著了。黛玉初到榮府遇到的這一切,不能不讓讀者隱約感覺到,黛玉在榮府被漠視、被冷落的命運,似乎從一開始就悄然注定了。

兩位舅舅對黛玉不怎么熱情,也很難說是他們在刻意冷落外甥女,因為沒有這樣做的理由。當時黛玉只有六歲(另有說法是十三歲等),應該說年齡尚小,與舅舅見了面其實也沒啥可說的。而賈赦、賈政作為大老爺們,也可能覺得小孩子家,有老太太帶領一家女眷迎接一下就可以了,不必非要他們出面去接待。兩位舅舅未見外甥女,放到別人身上可能不是什么事,但放到敏感的黛玉身上,可能會在她心里投下一些陰影。

其實,賈母作為外祖母,王熙鳳作為榮府的管事人,對黛玉的關懷與照顧還是大家公認的,保證了黛玉在長達十多年的寄居生活中,至少在物質供給和享用方面無虞。

但話又說回來,賈府再好,畢竟比不上在自己家里;外祖母再如何疼愛、呵護她,都比不上父母的骨肉之情,因而對于黛玉來說,寄居賈府實在是一種無奈的選擇。失去母愛、父愛的黛玉,一顆心本來就是破碎的,加上自小又病魔纏身,虛弱的身體成為她生命的負累,如今投奔到舅家來,這里的一切都讓她感到壓抑和不安,使她時刻都在產生著強烈的疏離感。

在這樣一種環境中久居,無論是誰,要完全做到無拘無束、無憂無慮,對外界的一切壓力都能應付自如,實在是難上加難,更何況是黛玉這種敏感多疑而又自卑自尊的小女子。

于是,面對賈府中的繁華熱鬧、別人家的笑語溫情,乃至自然界的秋風秋雨、落花飛絮,她都會觸景傷情、自憐自嘆,心中似有無限的惆悵與凄楚。她從心理上無法做到隨遇而安,在精神上很難達到自由舒展,生活中任何風吹草動,對于賈府本家的姑娘可能無所謂,但在她這個“親戚”的內心則會掀起一場場波瀾,讓她無法以客觀的眼光去看待,難以平心靜氣地去應對。

于是,黛玉總是被憂郁感傷的情緒所控制,因而一系列誤解、誤會便源源不斷地產生了,賈府不是她可以安放青春和理想的伊甸園,而成了她一步步走向幻滅的深淵。

第二十六回寫了這樣一件事:黛玉到怡紅院串門,竟然破天荒地吃了閉門羹。讀者看得很清楚,黛玉被晴雯拒之門外,從頭至尾就是一場誤會,如果黛玉再能多說一句話,比如自報家門或直接喊晴雯的名字,誤會也就不存在了,進門的障礙也就消除了,晴雯膽子再大再任性,如何敢不給黛玉開門呢!或者當事人不是黛玉,換成其他人,就算被晴雯頂撞或慢待了,應該也不會有多大的問題,誰會和一個丫頭計較那么多呢!而且,黛玉叫門受阻,完全是晴雯的問題,與寶玉半點都不沾邊,但黛玉卻把所有的賬都算到寶玉頭上了。

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挫傷,于是便喪失了正常的思維,不能正確地看待問題,便會朝負面的甚至壞的一面去想,結果芝麻大點兒的問題,便迅速地升級為斗大的問題。

黛玉遭到拒絕后,先是“不覺氣怔在門外”,想跟晴雯理論,卻忽然想起自己“到底是客邊”,于是馬上覺得自己低了一頭,只好傷心落淚。繼而聽見寶玉和寶釵的說笑聲時,黛玉更加感到落寞、凄涼,忽然想起之前她揚言要到舅舅那里告寶玉的事,于是便想當然地推斷,一定是寶玉把這話當真了,故意在冷落她。這樣認定之后,黛玉“越想越傷感起來,也不顧蒼苔露冷,花徑風寒,獨立墻角邊花陰之下,悲悲戚戚嗚咽起來”。

以上這段文字,把黛玉自尊、自卑、自憐、自哀的特點,表現得淋漓盡致。黛玉身體本來就差,導致她心理上、精神上總是負擔過重,最后影響到她對世界、對事物的看法出現偏差;而思維、判斷上的失誤,反過來又造成她心理和精神的失衡,最后給她的身體帶來更大的損傷。

總之,身體、氣質、個性、思想等方面的缺陷,加之父母雙亡、寄人籬下的特殊家境與成長環境,讓黛玉陷入了一個不由自主、難以自拔的怪圈,使她的心靈總是不得安寧,在受挫、沮喪和哀怨狀態中疲于奔命,一點點地消耗著青春的生命。

父母雙亡以及寄居生活所引起的缺憾、自卑和壓抑,成為黛玉始終揮之不去的夢魘。第四十五回,黛玉在和寶釵“互剖金蘭語”時,一不留神又感嘆起了自己的身世和處境。盡管吃穿用度一概由賈府毫無保留地供給,賈母也的確待黛玉為自己心尖子上的肉,但由于黛玉畢竟是作為孤兒投靠而來的,而非賈府中的正牌主子,于是她便對“婆子丫頭們”的嫌棄十分敏感,周圍的任何閑言碎語一經傳到她耳朵里,都可能會被她無限放大,使她一顆脆弱的心飽受煎熬。

黛玉與寶釵是年紀相當、身世相似的青春伙伴,而且又是婚姻上的競爭者,因而黛玉便常常將自己與寶釵作對比,更加感到自己孤立無助、境遇凄慘和前景渺茫。寶釵母親、哥哥都在身邊,婚姻大事有母親替她張羅,而黛玉基本上是要靠自己孤身應對一切,尤其是婚姻大事無人為她做主,她如何能做到無憂無慮、樂觀開朗呢?

物質生活方面她并無后顧之憂,但精神生活上誰了解她的心思和需求呢?賈府將她安排到瀟湘館,表面上看似乎一切都滿足了她的需要,但誰能體味到她心靈深處的孤獨和悲涼呢?

正由于有如此仄逼與險惡的環境,黛玉才會有“風刀霜劍嚴相逼”這樣凄厲的感受,又由于她父母雙亡、寄人籬下的獨特經歷,她正值青春的年紀,對于人生便比其他人多了許多悲慘的體驗。她心中不斷積郁的憂傷無處訴說,于是便寄情于詩詞這種適合直抒胸臆的文學樣式,她的大部分詩,都沉浸在一種憂傷哀怨的情愫里。

《葬花吟》應該是她的代表作之一,詩中彌漫的濃郁的感傷情緒,令每一位走近她的讀者喘不過氣,似乎每一句詩都滲透著她一生的眼淚。在這首詩中,有“花謝花飛飛滿天,紅消香斷有誰憐”的哀嘆,有“柳絲榆莢自芳芬,不管桃飄與李飛”的憤懣,有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風刀霜劍嚴相逼”的怒吼,也有“一朝春盡紅顏老,花落人亡兩不知”的悲愴,把她寄人籬下、心中之苦無法訴說的感受,描寫得淋漓盡致、驚心動魄。

-作者簡介-

作者:張黎明,先后在國內100多家報刊上,發表各類文學作品及學術論文共900多篇,出版散文集《瞬間的燦爛》、勵志類讀物《做個知本家》(與張琦合作)、長篇小說《前途無量》、紅學研究隨筆集《萬千滋味品紅樓》?,F任《新課程報·語文導刊》執行主編。本文首發于紅樓夢賞析(ID:hlm364),如需轉載,請聯系小編(夕瑤:13824393166)。

紅樓夢賞析

一入紅樓,終生難醒

與君相逢,平生之幸


掛號 http://zhongbaiwang.cn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收藏 分享 邀請
上一篇:暫無

最新評論

返回頂部
2019官方买彩票的软件